• 網站首頁 律師查詢 法規查詢    合肥律師招聘    關于我們  
    合肥律師門戶網
    刑事辯護 交通事故 離婚糾紛 遺產繼承 勞動工傷 醫療事故 房產糾紛 知識產權
    公司股權 經濟合同 建設工程 征地拆遷 債權債務 行政訴訟 非訴業務 法律顧問
    熱門鏈接: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建設工程 » 工程糾紛案例 » 正文
    2018粵03民終21830號建設工程分包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來源: 中國裁判文書網   日期:2021-05-30   閱讀:

    審理法院: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

    案號:2018粵03民終21830號

    案件類型:民事

    案由:建設工程分包合同糾紛

    裁判日期:2019-04-12

    審理經過

    上訴人中外建華誠城市建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外建華誠公司)因與被上訴人深圳北林地景園林生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林公司)建設工程分包合同糾紛一案,不服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2017粵0304民初25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8年11月5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上訴人訴稱

    中外建華誠公司上訴請求:一、撤銷(2017粵0304民初256號民事判決,將本案移送至遼寧省新民市人民法院審理。二、撤銷(2017粵0304民初256號民事判決,發回重審或改判為中外建華誠公司向北林公司支付工程款1720992.78元;三、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由北林公司承擔。事實和理由:一、本案管轄權法院的確定存在明顯錯誤。一審法院依據北林公司提交的證據《框架協議書》,該《框架協議書》中約定了工程名稱、地點、施工內容、工程價款和結算辦法,完全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275條關于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認定,因此,認定了雙方建設工程分包合同關系,并將本案作為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進行立案審理。但是,在審理管轄權爭議中,一審法院卻以民訴法中關于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管轄的法律規范不適用于建設工程分包合同關系為由駁回了中外建華誠公司的管轄異議是錯誤的。首先,根據2015年2月4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十八條規定:“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三條第一項規定的不動產糾紛是指因不動產的權利確認、分割、相鄰關系等引起的物權糾紛。農村土地承包經營合同糾紛、房屋租賃合同糾紛、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政策性房屋買賣合同糾紛,按照不動產糾紛確定管轄?!奔唇ㄔO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律由建設工程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還包括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糾紛、建設工程分包合同糾紛、建設工程監理合同糾紛、裝飾裝修合同糾紛、建設工程勘察合同糾紛、建設工程設計合同糾紛。最新的民事訴訟法解釋明確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依據不動產所在地原則適用專屬管轄。同樣,建設工程分包合同、內部承包合同、轉包合同等糾紛,也屬不動產糾紛專屬管轄。其次,確立管轄制度的原則是為了便于查明案件事實,涉案工程在遼寧省××市,本案的所有主要證據也都形成在新民市,新民市法院無疑比一審法院更能查明案件事實,而在深圳市審理本案除了減少北林公司的訴訟成本之外沒有任何優勢。再次,《民事案由規定》中,建設工程合同糾紛項下共有9小項,除施工承包合同糾紛外,還包括了建設工程分包合同糾紛,而本案無疑是施工承包合同項下的分包合同糾紛。若只定建設工程分包合同,不能達到區分是哪類合同項下的分包合同的目的,從而也達不到制定《民事案由規定》的初衷,即正確適用法律。

    二、一審法院對案涉工程是否以中外建華誠公司與北林公司實際完成工程量的85%結算工程款認定錯誤。一審法院認為《框架協議書》中并未約定以北林公司實際完成工程量的85%進行結算,對中外建華誠公司的主張不予采納。雖然《框架協議書》中沒有明確寫明以實際完成工程量的85%進行結算,但結合《框架協議書》中上下文意思,是可以認定雙方是以實際完成工程量的85%進行結算的?!犊蚣軈f議書》中確定雙方的結算依據是施工圖紙、投標報價單和工程量確認單,結算方法是經工程量確認單確認,北林公司完成施工圖紙中的全部施工內容,中外建華誠公司按其投標報價的85%結算其工程價款。也就是說北林公司完成了100%的工程量,中外建華誠公司支付其85%的對應價款。正常情況下,《框架協議書》中約定的100%的工程量所對應的工程價款為11703138.63元,則在若北林公司完成了100%的工程量時其應得工程價款為投標報價的85%,即9947667.83元。但是在非正常情況下,即北林公司沒有完成100%的工程量,雙方應如何結算呢?一審法院認為:“原告確認實際施工與施工圖紙有出入,……應以原告實際施工的工程量為準?!币簿褪钦f,只要實際施工與圖紙有出入,實際工程量和投標報價之間,便不再是下浮15%結算的關系,下浮率變為了0?,F北林公司實際完成的工程量占全部工程量的70.75%,則一審法院認為,北林公司的應得工程價款就應當為投標報價的70.75%,即8279633.86元。那么,假如北林公司實際完成的是86%-99%的工程量,其應得工程款又應當為多少?《框架協議書》中同樣沒有明確約定,但是按照一審法院確立的結算邏輯,此時實際施工與圖紙有出入,則下浮率為0,則北林公司的應得工程價款也應當為投標報價的86%-99%。這就會出現一個明顯不合理的結論,即北林公司完成了100%的工程量,其能得到的工程價款最多為投標報價的85%,但北林公司若完成低于100%的工程量,即完成了86%-99%之間的工程量,卻能得到多于投標報價85%的合同價款,這豈不是在鼓勵北林公司違約嗎?所以,一審法院的認定是明顯錯誤的,按照公平、合理的原則,北林公司完成了70.75%的工程量,對應的工程價款應當為投標報價的70.75%再下浮15%,即涉案工程的工程價款應為7037699.78元。

    三、中外建華誠公司要求從工程款中扣除稅金的主張應得到支持。一審法院雖正確的認定了中外建華誠公司支付給北林公司的工程款是含稅的工程款,但又以沒有合同及法律依據為由駁回了中外建華誠公司要求從工程款中扣除稅金的主張。中外建華誠公司該主張是有法律依據的,首先中外建華誠公司需為涉案工程的建設方出具工程款發票,北林公司得到中外建華誠公司支付的工程款后,應立即向中外建華誠公司出具工程款發票,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第22條之規定,中外建華誠公司就同一筆工程款的應納稅額應當是減去了北林公司向中外建華誠公司出具的發票中所記載的納稅額后的數額,現北林公司未在當期向中外建華誠公司出具發票,導致中外建華誠公司無法就己付給北林公司的工程款進行抵扣,事實上造成了中外建華誠公司就同一筆工程款支付了兩筆稅金,一筆給了稅務局,一筆給了北林公司。其次,依據民法中有關不當得利之債的法律規定,因北林公司的行為導致了中外建華誠公司受損、北林公司受益,其應當將該筆稅金返還給中外建華誠公司。至于中外建華誠公司反訴后又撤訴,是因為國家稅收政策的改變,及“營改增”政策,該政策導致了即便北林公司現在為中外建華誠公司補開發票,中外建華誠公司也無法進行抵稅,即反訴北林公司請求其交付發票已無實際意義。故中外建華誠公司主張扣除己付工程款稅金的主張是正當的。

    被上訴人辯稱

    北林公司辯稱:一、關于本案管轄權的問題。本案管轄在一審答辯期間,中外建華誠公司已經提出管轄權異議,并獲得一審法院支持,但北林公司不服,就一審裁定提出上訴,二審法院作出終審裁定,撤銷一審裁定,終審裁定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對本案具有管轄權,現案件已經進行實體審理并作出一審判決,中外建華誠公司糾纏于管轄并提出上訴不屬于本次上訴審理范圍。

    二、關于本案工程價款按投標報價格85%結算,還是據實結算才是爭議的焦點。中外建華誠公司主張按北林公司完成工程量的85%計算毫無依據。根據雙方簽署的《框架協議書》,約定北林公司已將全部圖紙及投標報價11703138.63元上報中外建華誠公司,中外建華誠公司承諾,以北林公司設計的全部圖紙內容為依據,經中外建華誠公司確認后,無論發生何種情況,只要北林公司按圖紙內容完成施工任務,中外建華誠公司保證北林公司的結算總金額不少于投標報價85%,即不少于9947667.81元。因工程施工地點遠在吉林新民,且北林公司免費負責圖紙設計,為了保障北林公司利益,雙方約定了保底條款,即北林公司只要按圖紙完成施工任務,中外建華誠公司須保證北林公司結算總金額不少于投標報價的85%,即9947667.81元,但當結算額高于投標報價85%則按實結算給北林公司?,F根據北林公司實際完成工程量計算工程價款為8610197.61元,按照《框架協議書》約定,中外建華誠公司應按照保底條款的約定按投標報價的85%支付9947667.81元給北林公司。一審判決據實支付工程款已經最大限度維護中外建華誠公司利益。雙方從未約定按完成工程量的85%結算工程款。

    三、稅金抵扣工程款,毫無依據且違反國家稅收法律、政策。中外建華誠公司關于重復交稅的上訴意見未提供交稅清單等證據予以證明,中外建華誠公司應支付給北林公司的工程款通過第三方關聯公司賬戶支付。根據稅收政策,需提供實際付款方與中外建華誠公司之間就工程款代付的協議書給北林公司,北林公司方可出具對應發票給中外建華誠公司,但中外建華誠公司一直不予提供。北林公司收到工程款后出具發票并依法交稅是北林公司的義務,如果北林公司違反稅法規定會受稅法調整,中外建華誠公司主張稅金抵扣工程款無據,且中外建華誠公司一審撤回反訴請求,中外建華誠公司這一上訴理由不屬于本案二審審理范圍。綜上,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中外建華誠公司上訴,維持原判。

    北林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中外建華誠公司向北林公司支付工程款6663183.63元及利息(按同期人民銀行貸款計率從起訴之日計至付清時止);2、中外建華誠公司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北林公司、中外建華誠公司于2011年4月6日簽訂《框架協議書》,約定:鑒于中外建華誠公司現場施工所用的一切圖紙由北林公司設計完成,中外建華誠公司沒有收取任何費用,中外建華誠公司暫定將位于遼寧省××市蒲河島灘地公園景觀工程施工的全部內容交給北林公司施工;工程承包內容分段委托給北林公司施工,順序為園建工程、綠化工程、電氣工程;北林公司必須保證以上工程分階段施工時必須滿足中外建華誠公司工期要求;北林公司已將全部圖紙及投標報價(11703138.63元)上報給中外建華誠公司,由于時間緊迫,目前中外建華誠公司暫沒有與北林公司簽定完善的施工合同;中外建華誠公司向北林公司承諾,以北林公司設計的全部圖紙內容為依據,經中外建華誠公司確認后,無論發生何種情況,只要北林公司按圖紙內容完成施工任務,中外建華誠公司保證北林公司的結算金額不少于投標報價的85%,但是當結算額高于投標報價85%時,則按實結算給北林公司?!犊蚣軈f議書》簽訂后,北林公司、中外建華誠公司未再簽署具體的施工合同,北林公司遂進場施工。

    一審庭審中,雙方確認北林公司制作了涉案工程施工圖并經中外建華誠公司認可,北林公司于2011年4月已經進場施工。2011年8月31日,中外建華誠公司對北林公司完成的工程量進行驗收并在《分包工程驗收審批表》、《工程量確認單》上簽字確認北林公司已完成的工程量,但雙方未進行結算。中外建華誠公司自2011年8月30日至2016年2月18日期間分別通過案外人遼寧XX城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中外建XX城市建設有限公司XX市XX項目經理部、中外建XX(XX)城市建設有限公司、北京X**建材有限公司共向北林公司支付了工程款504萬元,此后未再向北林公司支付工程款。

    一審審理過程中,北林公司、中外建華誠公司均請求一審法院給予雙方結算的時間。后北林公司制作了結算書--《工程量核查表》,主張涉案工程中的北林公司完成的園建部分工程款為5969722.30元、綠化部分工程款為3122704.46元、后期園建工程款為65711.47元,總計工程款為9158138.23元。北林公司認為根據《框架協議書》的約定,中外建華誠公司保證北林公司的結算金額不少于投標報價的85%即9947667.81元(11703138.63元×85%),在實際完成工程量價款少于9947667.81元的情況下,中外建華誠公司仍應向北林公司支付9947667.81元。

    北林公司、中外建華誠公司針對北林公司制作的《工程量核查表》爭議情況如下:

    1、園路模板和臺階模板:中外建華誠公司確認園路模板和臺階模板的工程量,但北林公司提交給中外建華誠公司的清單報價表中并沒有園路模板和臺階模板的報價,北林公司以基礎模板的單價76.66元㎡計算該兩項工程項目的工程款明顯高于實際價格,應依據2011年遼寧省定額將上述兩樣模板的單價核減為45.71元㎡。即園路模板工程款應核減9075.78元【(76.66元-45.71元)×293.24㎡】,臺階模板工程款應核減143.92元【(76.66元-45.71元)×4.65㎡】。北林公司一審庭審中表示認可中外建華誠公司核減的園建部分園路模板和臺階模板的部分工程款9075.78元、143.92元,重新確認北林公司主張的實際完成工程量價款為9148918.53元(9158138.23元-9075.78元-143.92元)。

    2、園建部分的磚砌擋墻(含裝飾面):中外建華誠公司主張《清單報價表》中磚砌擋墻(含裝飾面)的綜合單價為823元,《工程量確認單》中磚砌擋墻(含裝飾面)的工程量為6.83,北林公司以工程量35.55計算出磚砌擋墻(含裝飾面)的工程款29257.65元無依據。因此,中外建華誠公司主張磚砌擋墻(含裝飾面)的工程款應核減23636.56元【(35.55m-6.83m)×823元m】。北林公司不認可中外建華誠公司核減該部分款項。北林公司稱《工程量確認單》中該項目工程量6.83系計算式(6+28.3-12.25+19.6-6.1)×0.24×0.8即長乘寬乘高得來的體積,其中長度為35.55米即6+28.3-12.25+19.6-6.1,但計量該項目工程量應以長度計算,所以該項目工程量應為35.55m,《工程量確認單》上顯示的工程量6.83系填寫錯誤。中外建華誠公司則稱磚砌擋墻是按體積來計算工程量的,應以雙方簽字的《工程量確認單》確認的工程量為準。

    3、后期園建65711.47元(含圍樹防腐木坐凳12個63101.96元、芝麻灰火燒面地面11.52平方米2609.51元):中外建華誠公司認為該部分不應計入結算價款,北林公司撤場前雙方已就北林公司完成的全部工程量進行了核實并簽訂了《工程量確認單》,確認單中并沒有關于后期園建的任何內容,北林公司沒有證據證明后期園建工程完成部分真實存在。另外,在《工程量確認單》中已包含了北林公司完成的所有工程量,其中已確認芝麻灰火燒面地面數量總計5405.98平方米,比《清單報價表》中該項的總計數量5343.79平方米已多出62.19平方米,已通過《工程量確認單》予以確認,不存在工程量確認后中外建華誠公司要求北林公司另行施工的說法。北林公司主張該兩項施工項目系《工程量確認單》簽署完后北林公司應中外建華誠公司施工經理要求所做的施工,雖雙方沒有簽署書面的材料予以確認,但實際已施工完畢,不應核減該兩項工程款。

    4、整理綠化用地、土方造型項目工程款205429.74元:中外建華誠公司認為《工程量確認單》沒有該項費的記載,北林公司不能證明該部分真實存在。北林公司主張在工程施工完畢后,雙方確認工程量的現場人員只確認綠化后的草地,對整理綠化用地及土方造型并沒有單獨列項,但該項屬于綠化行業進行綠化作業時必須做的項目,北林公司已施工完畢,應當計算該項目的工程款,按《清單報價表》中列明的該項目綜合單價3.54元㎡及工程量58031㎡計算為205429.74元。

    5、養護費用574506.9元:中外建華誠公司認為該部分費用574506.9元沒有在《工程量確認單》中予以確認,且養護費計算期間為12個月,但北林公司中途撤場,致使其種植的961棵樹死亡,死亡率超過20%,說明北林公司沒有履行過養護義務,故該項養護費用574506.9元不應計入工程結算款中。北林公司主張在北林公司提前本案訴訟之前長達7年的時間內,中外建華誠公司從未就養護問題向北林公司提出過任何異議,中外建華誠公司也沒有舉證證明其聘請第三方從事養護義務,事實上北林公司在2011年8月份工程驗收交付后,根據合同約定已經安排現場人員對綠化進行養護,養護期一年,北林公司系履行完綠化養護義務后才完全撤場,故該項養護費用不應核減。

    6、是否應以核定價款的85%結算北林公司工程款:中外建華誠公司認為北林公司在未完成全部施工任務前擅自撤場,中外建華誠公司不能按照《框架協議書》約定以投標價的85%結算。中外建華誠公司還主張應以實際施工工程款的85%結算,即在北林公司送審金額9158138.23元的基礎上核減上述1-5項應核減的金額后再按85%結算,為7037688.78元【(9158138.23元-9075.78元-143.92元-23636.56元-65711.47元-205429.74元-574506.9元)×85%】。北林公司主張按照《框架協議書》的約定,中外建華誠公司保證北林公司的結算金額不少于投標報價額的85%,該項約定屬于中外建華誠公司對北林公司承諾的工程結算的保底條款,中外建華誠公司認為應按照實際工程量計算再乘以85%,屬于偷換概念,沒有任何依據。

    7、《工程量確認單》的“死樹部分”:中外建華誠公司認為北林公司在施工過程中栽了961棵死樹(即《工程量確認單》上的死樹清單部分),死樹不應計入結算價款。后中外建華誠公司在庭審中確認北林公司并未將《工程量確認單》中的死樹部分計入已完成工程量部分,故不再堅持扣除該項費用。

    8、維修款296838.89元:中外建華誠公司稱北林公司、中外建華誠公司沒有明確約定質保金,但預留工程質保金是法律規定,也是行業通行作法,故中外建華誠公司預留北林公司5%的質保金合理合法,北林公司在審核意見中也不反對中外建華誠公司預留質保金,只是不同意扣減。但北林公司在施工未完成之前就擅自撤場,拒不履行其保養維修義務,違約在先,中外建華誠公司代為履行北林公司的維修義務有權扣除其維修款。北林公司稱養護期早已超過,扣減該維修款沒有依據,且合同也沒有約定質保金。

    9、中外建華誠公司已付稅金。中外建華誠公司認為北林公司的《清單報價表》中包含稅金,但實際上北林公司未繳納稅款,亦未向中外建華誠公司提交相關稅務發票,中外建華誠公司就北林公司已收到的工程款部分已經繳納了相應稅款,同時由于已過財稅年度,中外建華誠公司通過北林公司提交的稅票依法抵稅的目的已經無法實現,也就是說即使北林公司現在向中外建華誠公司提交稅票,中外建華誠公司也無法實現憑稅票依法抵稅的目的,故中外建華誠公司已付工程款中所含稅金276696元應當從結算價款中扣除。北林公司主張支付工程款是中外建華誠公司的義務,北林公司收到工程款后向中外建華誠公司出具發票也是北林公司的義務,北林公司納稅是北林公司收款后的義務,除非中外建華誠公司已實際以北林公司的名義向稅務局繳納相關的稅費并將憑據交予北林公司,北林公司才可以從工程款中對中外建華誠公司已代北林公司繳納的稅費予以扣減,否則中外建華誠公司要求扣減稅費沒有依據,并且關于已付工程款未開具發票的原因,是因為實際付款方非中外建華誠公司,而根據稅法的相關規定,需要實際付款方出具相應的代付款說明及合同方中外建華誠公司向北林公司提供開票資料,北林公司才可出具發票。

    10、簽署《工程量確認單》之后又死樹:中外建華誠公司認為在雙方簽署《工程量確認單》之后又發生死樹,該部分應核減金額468553.56元。北林公司認為中外建華誠公司沒有舉證證明簽署《工程量確認單》之后又發生死樹的品種、數量,亦未舉證證明死亡原因是北林公司疏于養護或樹木本身品質問題導致,且工程早已過了養護期,中外建華誠公司該項扣減要求沒有事實和合同依據。

    綜上,中外建華誠公司認為就北林公司、中外建華誠公司之間的涉案工程最終工程結算價款應為5995600.33元(7037688.78元-296838.89元-468553.56元-276696元),扣除中外建華誠公司已支付款項504萬元,中外建華誠公司還應支付北林公司955600.33元。北林公司則主張其實際完成工程量價款為9148918.53元,少于投標報價的85%即9947667.81元,中外建華誠公司仍應向北林公司支付9947667.81元。

    再查,中外建華誠公司稱涉案工程施工圖和清單報價表上所列明的項目是一致的,但工程量確認單和清單報價表上所列項目存在不一致,中外建華誠公司據此主張北林公司未按施工圖完整施工。北林公司則稱實際施工過程中根據施工圖并結合現場,雙方工程師會進行確認,工程會有增減項目,因此不可能每棵樹的種類、數量完全按照報價單;報價單與施工圖基本一致,但因為施工圖的篇幅問題,不可能將每棵樹都標注,另因現場有變化,有些地方由于地形水勢問題不適合栽種樹木,需工程師現場確認,因此實際施工會與報價單有出入。

    一審法院認為,北林公司、中外建華誠公司簽訂的《框架協議書》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北林公司、中外建華誠公司簽署《框架協議書》后未再簽署具體的施工合同,雙方的權利義務受《框架協議書》約束。雙方已簽訂《工程量確認單》,就北林公司完成的工程量進行了確認。在北林公司無其他證據證明除《工程量確認單》外還存在其他工程項目的情況下,應以雙方簽字確認的《工程量確認單》作為工程結算的依據。

    關于北林公司是否按照施工圖完成全部施工的問題。北林公司稱報價單與施工圖基本一致,但施工現場有變化,有些地方由于地形水勢問題不適合栽種樹木,需工程師現場確認,因此實際施工會與報價單有出入。一審法院認為,北林公司確認實際施工與施工圖紙有出入,即《框架協議書》中所約定的只要北林公司按圖紙內容完成施工任務,中外建華誠公司保證北林公司的結算總金額不少于投標報價的85%的條件未成就,北林公司請求按照投標報價的85%計算北林公司的工程款,理由不成立,一審法院不予支持。對北林公司所主張的工程款,應以北林公司實際施工的工程量為準。

    關于北林公司、中外建華誠公司對北林公司實際完成工程量價款有爭議的部分,一審法院分析如下:

    1、關于中外建華誠公司要求核減的園路模板工程款9075.78元和臺階模板工程款143.92元。庭審中,北林公司同意核減該兩項工程款,一審法院予以照準。

    2、關于中外建華誠公司要求核減園建部分的磚砌擋墻(含裝飾面)工程款23636.56元。根據《工程量確認單》中所記載的該項目工程量為6.83,北林公司主張應以35.55計算該項目工程量,沒有證據佐證,一審法院無法采信。中外建華誠公司主張從北林公司報審的結算書中的工程款核減該項工程款該項費用超出工程量確認單的部分23636.56元【(35.55m-6.83m)×823元m】,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3、關于后期園建65711.47元(含圍樹防腐木坐凳12個63101.96元、芝麻灰火燒面地面11.52平方米2609.51元)。北林公司未提供證據證明該兩項增加項目的存在,中外建華誠公司不予確認,北林公司要求中外建華誠公司支付該兩項費用,缺乏依據。中外建華誠公司要求從北林公司的結算書中扣除后期園建工程款65711.47元,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4、關于整理綠化用地、土方造型項目工程款205429.74元。北林公司無證據證明其已實際施工了整理綠化用地、土方造型項目,且《工程量確認單》未對該項工程進行確認。中外建華誠公司主張從北林公司的結算書中扣除該項工程款205429.74元,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5、關于養護費用574506.9元。一審法院認為,《清單報價表》雖然對養護費用進行報價,但北林公司無證據證明其對涉案工程履行了養護義務,中外建華誠公司主張從北林公司的結算書中扣除該項費用574506.9元,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6、關于是否以實際完成工程量的85%結算工程款的問題?!犊蚣軈f議書》并沒有約定以北林公司實際完成工程量的85%進行結算,亦無其他證據顯示雙方有過該項約定。中外建華誠公司主張應按北林公司實際完成工程量的85%結算工程款,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法院不予采納。

    7、關于維修款296838.89元?!犊蚣軈f議書》未約定維修款,中外建華誠公司亦無證據證明因北林公司工程質量問題產生維修費,中外建華誠公司主張扣除維修款296838.89元沒有依據,一審法院不予采納。

    8、關于稅金。雖中外建華誠公司支付的工程款是含稅金額,但雙方并未約定在北林公司未向中外建華誠公司開具發票的情況下,中外建華誠公司可以要求從工程款中扣除稅金,且中外建華誠公司在訴訟過程中提出反訴要求北林公司開具發票,后又撤回反訴請求,中外建華誠公司自行放棄其要求北林公司開具發票的權利,又另行要求從工程款中扣除稅金,沒有合同依據及法律依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9、關于簽署《工程量確認單》之后又死樹核減金額468553.56元的問題。中外建華誠公司未舉證證明簽署《工程量確認單》之后又發生死樹的事實。退一步講,即使簽署《工程量確認單》后確有死樹,中外建華誠公司未舉證證明死樹的品種、數量,亦未舉證證明死樹的死亡原因是北林公司疏于養護導致以及死樹死亡是發生在一年養護期內,中外建華誠公司的該項扣減要求沒有事實和合同依據,一審法院不予采納。

    綜上,北林公司結算書中應扣減的工程款為:園路模板工程款9075.78元,臺階模板工程款143.92元,園建部分的磚砌擋墻(含裝飾面)工程款23636.56元,后期園建款65711.47元,整理綠化用地、土方造型項目工程款205429.74元,養護費用574506.9元,合計878504.37元。北林公司實際完成涉案工程的工程款為8279633.86元(北林公司結算書報審的金額9158138.23元-應扣減部分878504.37元),扣除中外建華誠公司已向北林公司支付的504萬元,中外建華誠公司還應向北林公司支付3239633.86元(8279633.86元-504萬元)。

    關于利息。北林公司、中外建華誠公司在工程完工并確認工程量后一直未結算,雙方均有責任。在起訴時,北林公司仍未提交結算資料,在訴訟過程中雙方才進行結算審核,但未能達成一致意見。經一審法院審查,雙方的結算意見均存在不妥之處,故中外建華誠公司未支付剩余工程款非中外建華誠公司單方責任,北林公司主張中外建華誠公司支付工程款利息損失,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據此,一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條、第一百零七條,《最高人民法院

    》第十六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條之規定,判決:一、中外建華誠城市建設有限公司應于判決生效之日十日內向深圳北林地景園林生態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3239633.86元;二、駁回深圳北林地景園林生態有限公司的其余訴訟請求。本案案件受理費58442元,由北林公司負擔25725元,中外建華誠公司負擔32717元。

    本院查明

    本院對一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

    本院認為,關于中外建華誠公司提出的管轄權問題,本院已裁定本案由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管轄,該民事裁定已發生法律效力,故中外建華誠公司上訴提出的管轄權問題,不在本案審查范圍。

    雙方當事人對一審法院查明的工程價款為8279633.86元,扣除已付工程款,尚有3239633.86元工程款未付均無異議。本案爭議的焦點為本案工程價款按投標報價的85%結算還是據實結算。根據雙方簽訂的《框架協議書》,約定北林公司已將全部圖紙及投標報價(11703138.63元)上報給中外建華誠公司,中外建華誠公司向北林公司承諾,以北林公司設計的全部圖紙內容為依據,經中外建華誠公司確認后,無論發生何種情況,只要北林公司按圖紙內容完成施工任務,中外建華誠公司保證北林公司的結算金額不少于投標報價的85%(即9947667.81元),但是當結算額高于投標報價85%時,則按實結算給北林公司?,F根據北林公司實際完成工程量的計算工程價款為8279633.86元,按照《框架協議書》約定,中外建華誠公司本應按投標價的85%支付工程款給北林公司,現北林公司按照實際結算主張工程款,沒有違反合同約定。故中外建華誠上訴請求工程款應當按照雙方結算金額的85%計算沒有合同依據。

    至于中外建華誠公司提出北林公司開具發票抵扣稅金的問題。在中外建華誠公司未能提出反訴的情況下,不能僅以北林公司應開具發票作為拒付本案工程款的抗辯理由,故該項主張應另尋法律途徑解決。

    綜上所述,中外建華誠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二審裁判結果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案件受理費20289元,由中外建華誠城市建設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人員

    審判長唐毅

    審判員曹靜

    審判員蔡妍婷

    裁判日期

    二〇一九年四月十二日

    書記員

    書記員李開宇(兼)

     
     
     
    免責聲明
    相關閱讀
      知名律師推薦  
    張成龍律師
    專長:建筑工程、行政訴訟
    電話:13956970604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
      最新文章  
      人氣排名  
    律師合作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意見建議 | 關于我們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金亞太律所 電話:13956970604 QQ:314409254
    信箱:314409254@qq.com 皖ICP備12001733號
    黄色资源_精品熟女少妇A∨免费久久_真实灌醉高中生的国产_亚洲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