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站首頁 律師查詢 法規查詢    合肥律師招聘    關于我們  
    合肥律師門戶網
    刑事辯護 交通事故 離婚糾紛 遺產繼承 勞動工傷 醫療事故 房產糾紛 知識產權
    公司股權 經濟合同 建設工程 征地拆遷 債權債務 行政訴訟 非訴業務 法律顧問
    熱門鏈接: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建設工程 » 工程糾紛案例 » 正文
    (2017)云23民終1549號民間借貸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來源: 中國裁判文書網   日期:2021-05-30   閱讀:

    審理法院: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

    案號:(2017)云23民終1549號

    案件類型:民事

    案由:民間借貸糾紛

    裁判日期:2018-01-29

    審理經過

    上訴人鄧云川因與上訴人劉小強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不服云南省牟定縣人民法院(2017)云2323民初310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7年11月29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鄧云川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蘇光明、上訴人劉小強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柏在彬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上訴人訴稱

    鄧云川的上訴請求:改判支持劉小強支付利息121.6萬元。事實和理由:一、劉小強2014年8月30日借款60萬元,2014年8月2日借款100萬元,雙方共同約定利息按月7分計,當時雙方同意。借款人劉小強寫了借條,簽的名,捺了手印。鄧云川將雙方約定的按月7分計息,這一行為雙方都是認可的,否則借款人劉小強不會簽名,捺手印。一審法院只按年利息6%計算是不符合事實的,適用法律錯誤。希望二審法院改判為由劉小強承擔年利率24%,從借款到2017年9月30日止的利息121.6萬元;二、按鄧云川和劉小強借款時約定的“利息按月7分計”。劉小強借款160萬元利息是425.6萬元,但鄧云川只有主張121.6萬元的利息,這是受法律保護的,也是有依據的,應當得到法院的支持和保護,即從劉小強借款之日起到2017年9月30日止,按年利率24%計算,由劉小強承擔利息121.6萬元;三、劉小強借款不按期還款是本案發生的主要原因和過錯,故應當由劉小強承擔全部訴訟費用和公告費,否則就是錯誤的。

    被上訴人辯稱

    劉小強答辯稱:一、雙方在《借條》上并未約定利息。一審鄧云川向法庭提交了兩張《借條》,鄧云川在《借條》上自行書寫“利息按月7分計”,但是在第一次庭審中鄧云川多次說是劉小強寫的,最后劉小強要求做筆跡鑒定,第二次開庭時鄧云川承認是自己加上的。鄧云川在民事上訴狀中稱“雙方共同約定利息按月7分計”,其陳述明顯是自相矛盾的,雙方在《借條》上并未共同約定利息,劉小強未在《借條》上寫如何計算利息,因此劉小強不應支付利息;二、一審法院按年利率6%計算逾期利息,適用法律正確?!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九條第二款規定:未約定逾期利率或者約定不明的,人民法院可以區分不同情況處理:(一)既未約定借期內的利率,也未約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張借款人自逾期還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資金占用期間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本案鄧云川與劉小強并未在《借條》上約定利息,即既未約定借期內的利率,也未約定逾期利率,因此一審法院按年利率6%計算逾期利息,適用法律正確。鄧云川要求按年利率24%計算利息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綜上所述,請求二審法院駁回鄧云川的上訴請求。

    劉小強的上訴請求:改判劉小強償還鄧云川借款本金111.7萬元,利息按照法律規定判處。事實和理由:一、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而且還認定事實錯誤。(一)一審法院認定劉小強向鄧云川借款本金160萬元系認定事實不清,而且還認定事實錯誤。云南省牟定縣人民法院認為:(一審判決書第7頁第3段)本案中,劉小強向鄧云川借款后出具了100萬元的《借條》和60萬元的《借條》,劉小強認為沒有借那么多錢,但無充分證據予以證實,劉小強對兩《借條》的真實性無異議,其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在無欺詐、脅迫等情形下向鄧云川出具《借條》是對借款金額的確認,對此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為此,鄧云川向劉小強主張的160萬元借款本金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鄧云川的該訴訟請求予以支持。劉小強認為一審法院認定劉小強向鄧云川借款本金160萬元系認定事實不清,而且還認定事實錯誤。2014年8月2日劉小強向鄧云川出具100萬元的借條,但鄧云川實際只借給劉小強56.5萬元,鄧云川讓劉小強寫下借款100萬元的借條,答應余款在近期轉到劉小強賬上,后一直未到賬。2014年8月30日劉小強又向鄧云川出具60萬元的借條,但鄧云川實際僅借給劉小強55.2萬元,鄧云川逼迫劉小強寫下借款60萬元的借條。截止2014年8月30日劉小強實際收到鄧云川的借款本金為111.7萬元,一審法院沒有查清本案借款本金實際是多少,僅以鄧云川提交的兩張《借條》確定借款本金為160萬元,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而且還認定事實錯誤;(二)一審法院認定鄧云川以現金交付系認定事實錯誤。一審庭審結束后,劉小強向法庭提交了牟定農村信用社于2017年10月20日出具的劉小強本人賬號為62×××63的2017年7月1日至9月1日的賬戶明細,完全可以證實鄧云川在2014年8月2日及8月30日向劉小強轉賬共111.7萬元的事實,而且轉賬時間與劉小強出具《借條》的時間是吻合的,劉小強在一審庭審時的陳述是真實的,鄧云川的陳述系虛假的,一審法院認定鄧云川以現金交付系認定事實錯誤;二、一審法院以劉小強訴四川三和恒生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中的部分事實作為本案的定案依據之一系錯誤的。云南省牟定縣人民法院認為:在本院(2016)云2323民初582號、楚雄州中級法院(2016)云23民終120號兩案中劉小強對鄧云川借給他160萬元也不持異議。劉小強認為該認定是錯誤的。劉小強訴四川三和恒生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一、二審法院并沒有對鄧云川借給劉小強160萬元的支付方式以及如何支付進行審查。而且劉小強提交的銀行流水等證據足以反駁牟定縣法院(2016)云2323民初582號民事判決及楚雄州中級人民法院(2016)云23民終120號民事判決所確認的事實。為何一審法院對劉小強提交的銀行流水等證據不予認可,反而是堅定地認為鄧云川提交了兩張《借條》就能說明本案的借貸事實?一審法院以劉小強訴四川三和恒生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中的部分事實作為本案的定案依據之一系錯誤的;三、鄧云川在一審庭審時并未向法庭提交銀行流水、轉賬憑證或者取款憑證等證據證實其將160萬元交給劉小強的法律事實。鄧云川與劉小強的民間借貸糾紛,本質上是借款合同糾紛,根據民事訴訟證據規則,在合同糾紛案件中,主張合同關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當事人對合同訂立和生效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同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的規定,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自貸款人提供借款時生效。因此,鄧云川應提交證據證實其與劉小強存在借貸合同,以及該160萬元已實際交付給劉小強,而實際上在一審時鄧云川并未向法庭提交銀行流水、轉賬憑證或者取款憑證等證據證實其將160萬元交給劉小強,而且鄧云川也未提交任何證據證實其擁有160萬元現金的支付能力。一般借款,尤其是涉及大額款項的出借,從風險角度考慮,以現金的方式履行概率極低;四、一審法院沒有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的規定依法進行審查?!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規定:“原告僅依據借據、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提起民間借貸訴訟,被告抗辯已經償還借款,被告應當對其主張提供證據證明。被告提供相應證據證明其主張后,原告仍應就借貸關系的成承擔舉證證明責任。被告抗辯借貸行為尚未實際發生并能作出合理說明,人民法院應當結合借貸金額、款項交付、當事人的經濟能力、當地或者當事人之間的交易方式、交易習慣、當事人財產變動情況以及證人證言等事實和因素,綜合判斷查證借貸事實是否發生”。一審鄧云川僅憑兩張《借條》提起訴訟,并且鄧云川主張系現金交付。上述《規定》明確要求人民法院應當結合借貸金額、款項交付、當事人的經濟能力、當地或者當事人之間的交易方式、交易習慣、當事人財產變動情況以及證人證言等事實和因素,綜合判斷查證借貸事實是否發生。然而一審法院沒有依據上述法律法規依法進行審查,綜合判斷查證借貸事實是否發生;五、兩張借條是在鄧云川脅迫下形成,系無效的。2014年8月2日、8月30日鄧云川找到劉小強,逼迫劉小強分別出具借款100萬元、借款60萬元的《借條》兩張,實際上劉小強根本沒有向鄧云川借款160萬元?!吨腥A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一)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訂立合同,損害國家利益;(二)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四)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六十八條規定:“以侵害他人合法權益或者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的方法取得的證據,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故兩張《借條》系無效證據;六、一審法院應將本案分為兩個民間借貸糾紛處理。一審鄧云川持兩張《借條》起訴劉小強,分別是2014年8月2曰借款100萬元的《借條》和2014年8月30日借款60萬元的《借條》,根據民事訴訟一由一案的原則,本案應分為兩個民間借貸案件處理,合并成一案處理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七、曹先明收劉小強工程保證金130萬元,應在本案中予以抵扣。因曹先明與鄧云川系合伙關系,曹先明此前收取劉小強工程保證金130萬元,應在本案中予以抵扣;八、鄧云川的行為違背了法律規定的誠實信用原則。一審鄧云川向法庭提交了兩張《借條》,鄧云川在《借條》上自行書寫“利息按月7分計”,并且起訴劉小強要求支付利息,可見鄧云川極度地不誠信,任意修改借條,其行為違背了法律規定的誠實信用原則。綜上所述,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而且還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不當,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撤銷一審判決,并在查清事實的基礎上依法改判或發回重審。

    鄧云川答辯稱:劉小強的上訴違背了客觀事實,其上訴理由不能成立,請求二審駁回劉小強的上訴。

    鄧云川向一審法起訴請求:1、判令劉小強歸還借款本金160萬元,利息庭審中變更為121.6萬元(按利率24%計算到第一次開庭2017年9月30日);2、訴訟費由劉小強承擔。

    本院查明

    一審法院確認法律事實:2014年,劉小強在云南省牟定明陽尚郡城市綜合體房地產項目A區二標段進行工程建設過程中向鄧云川借款。借款后劉小強分別向鄧云川出具了書面《借條》或《收條》,共計170萬元,其中,2014年8月2日100萬元的《借條》1份,約定該借款于2014年10月2日前歸還;2014年8月30日60萬元的《借條》1份,確定2014年9月30日前歸還;2014年9月30日10萬元的《收條》1份。2016年7月10日,鄧云川以劉小強分別兩次借了160萬元未還,懷疑被騙為由向牟定縣公安局報警,牟定縣公安局核實后,認為不屬受案范圍,告知鄧云川可到牟定縣法院起訴。2016年9月6日,劉小強以四川省三和恒生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為被告提起訴訟,要求支付工程勞務費等,在訴訟過程中四川省三和恒生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提交了劉小強向鄧云川出具的上述三份條子,用于證明劉小強向項目負責人鄧云川借走170萬元,應納入結算,經質證劉小強一方認為屬實,但是私人借款,與該案無關,一審法院對劉小強的意見予以采信,依法作出(2016)云2323民初582號民事判決,未對170萬元進行處理。后四川省三和恒生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向楚雄州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二審中,對雙方當事人對實際項目負責人鄧云川借給劉小強現金170萬的事實,認為其中10萬元應在一審判決基礎上進行扣減,其余160萬另行解決,予以確認,遂依法作出(2016)云23民終120號終審民事判決,對一審判決四川省三和恒生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給付劉小強的金額上改判扣減10萬元。2017年5月17日,鄧云川對未得到處理的160萬元提起訴訟。

    本院認為

    一審法院認為,根據雙方的訴辯意見,本案爭議的焦點是:鄧云川的起訴是否超過訴訟時效;劉小強交納的保證金是否應當退還;鄧云川主張的借款本金及利息是否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一、鄧云川的起訴是否超過訴訟時效。鄧云川主張的160萬元,其中100萬元約定的還款期限為2014年10月2日,60萬元約定的還款期限為2014年9月30日。2016年7月10日,鄧云川向牟定縣公安局報警主張160萬元的權利及牟定法院(2016)云2323民初582號案、楚雄州中級法院(2016)云23民終120號案中四川省三和恒生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向劉小強主張過該借款的權利,均導致訴訟時效的中斷,且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八條之規定:“向人民法院請求保護民事權利的訴訟時效期間為三年”。所以,從約定的還款期屆滿至鄧云川提起本案的訴訟時,未超過訴訟時效;二、劉小強交納的保證金是否應當退還。劉小強要退還在工程建設過程中交納的130萬元的保證金與本案不屬同一法律關系,且劉小強已另案起訴,該保證金不屬本案處理的范圍;三、鄧云川主張的借款本金及利息是否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案中,劉小強向鄧云川借款后出具了100萬元的《借條》和60萬元的《借條》,劉小強認為沒有借那么多錢,但無充分證據予以證實,劉小強對兩《借條》的真實性無異議,其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在無欺詐、脅迫等情形下向鄧云川出具《借條》是對借款金額的確認,對此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且在牟定縣法院(2016)云2323民初582號、楚雄州中級法院(2016)云23民終120號兩案中,劉小強對鄧云川借給他的160萬元也不持異議。為此,鄧云川向劉小強主張的160萬元借款本金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鄧云川的該訴訟請求予以支持。因劉小強出具的兩《借條》上約定的“利息按月7分計”是后來鄧云川自行寫上的,無證據證實該利息的約定得到劉小強的認可,所以該利息約定不能成立,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五條規定:“借貸雙方沒有約定利息,出借人主張支付借期內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根據該規定,鄧云川主張的《借條》上約定的借款期限內的利息無法律依據,不予支持。對于超過約定還款期限內的逾期利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九條規定:“未約定借期內的利率,也未約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張借款人自逾期還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資金占用期間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本案中鄧云川主張160萬元的借款按年利率24%支付利息至2017年9月30日的主張與法律規定不符,一審法院只能依法支持從超過約定的還款期限之日起至其主張的2017年9月30日按年利率6%計算的利息,即:其中的100萬元從2014年10月3日起至2017年9月30日計利息17.97萬元,60萬元從2014年10月1日起至2017年9月30日計利息10.8萬元,合計利息28.77萬元。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條、第二百零七條,第二百一十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五條、第二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一、由劉小強在判決生效后10日內償還鄧云川借款本金160萬元,并支付至2017年9月30日的逾期利息28.77萬元,合計188.77萬元;二、駁回鄧云川的其他訴訟請求。訴訟費33308元(含公告費260元、保全費5000元),由鄧云川承擔9635元(已付),由劉小強承擔23673元,限于借款同期交牟定縣法院。

    二審裁判結果

    二審中,經征詢雙方當事人對一審判決認定事實的意見,雙方當事人均未提出異議,故對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本院予以確認。劉小強認為其實際借款的金額與借條不相符,實際借款的金額為111.7萬元。對劉小強主張的借款金額將結合案件的爭議焦點予以評判。

    歸納雙方當事人的訴辯主張,本案的爭議焦點是,鄧云川出借給劉小強的借款本金是多少?利息應如何計算?

    本院認為,劉小強對出具給鄧云川兩張借條的真實性不持異議,對辯解借款本金為111.7萬元,只提供了銀行流水,但銀行流水不能對抗借條的效力,且本案的借款是因為劉小強與鄧云川之間在工程往來過程中形成,在劉小強起訴相關工程價款的案件中,也認可向鄧云川借款160萬元的事實,且有生效的判決確認了該事實,故鄧云川出借給劉小強的借款本金應為160萬元。對劉小強主張兩張借條系無效證據的理由,因其未提供相應證據予以證實,故該理由不能成立。在鄧云川提供的于2014年8月2日劉小強出具借條有“利息按月7分計”的內容,屬鄧云川自己添加,因劉小強不認可,故應視為雙方對利息沒有約定。對鄧云川主張應支付借期內的利息,不予支持。一審判決按照年利率6%計算逾期利息符合法律規定,予以支持。

    綜上所述,鄧云川、劉小強的上訴請求均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鄧云川交納的二審案件受理費13160元由其負擔(已交);劉小強交納的二審案件受理費11507元由其負擔(已交)。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人員

    審判長李孔俊

    審判員蔣文娟

    審判員蔡建華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八年一月二十九日

    書記員

    書記員張雅平


     
     
     
    免責聲明
    相關閱讀
      知名律師推薦  
    張成龍律師
    專長:建筑工程、行政訴訟
    電話:13956970604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
      最新文章  
      人氣排名  
    律師合作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意見建議 | 關于我們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金亞太律所 電話:13956970604 QQ:314409254
    信箱:314409254@qq.com 皖ICP備12001733號
    黄色资源_精品熟女少妇A∨免费久久_真实灌醉高中生的国产_亚洲免费视频